當前位置: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關注 正文

【工人日報】水文一線的“堅守者”

來源:工人日報 時間:2020年02月18日

從大年三十至今,趙衛明和3個同事已經在一條水文躉船上待了20多天。

1月23日,因疫情防控工作需要,武漢采取了封城措施,隨后公共交通工具停止運行。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(以下簡稱長江委)水文中游局水文碼頭安全值班面臨很大困難——如果輪班值守,上班交通不便,而且人員頻繁往來會加大感染風險。河道勘測中心船長趙衛明、輪機長楊大華、船員丁漢生、船員原盡漢站了出來,從家里攜帶生活物資吃住在水文躉船上。

他們要根據漢江水位變化及時對躉船位置進行調整,同時做好碼頭水電安全保障和衛生消毒,做好值班記錄,確保水文碼頭安全運行。他們在特殊時期放棄了照顧與陪伴家人,選擇了守在崗位上。“我是黨員,我先上!還有3個月我就退休了,就讓我為服務了40年的單位站好最后一班崗。”楊大華在主動請纓時說。

在長江委水文一線,還奮戰著許許多多這樣的“堅守者”。

利用“特權”的船長

2月15日是長江委水文三峽局的老船長胡昌榮在廟河水文碼頭堅守的第21天。廟河水文站是個巡測站,必須有人值班。

測船雖小,也是一方天地。老胡是船長,把船管好是他的責任。已經快要退休的他,現在又多了一項任務:穩心聚力。每天,他都會這樣提醒并肩作戰的同事:“記著在微信工作群里匯報健康狀況,一定堅持戴好口罩,與他人說話時保持一臂距離,有任何身體上的不舒服要第一時間告訴我。只要做好防護工作,咱們這地方肯定沒有問題。”

宜昌城區實行封閉管理后,原來的輪流值班出現了困難,出城進城都要經過各種復雜的檢查,多一個人出行也多了一分感染的風險。老胡考慮到同事們的健康,利用船長的“特權”,毅然決定取消換班,他自己多頂一段時間。

非常時期的廟河碼頭格外冷清,但對碼頭的安全管理和防疫工作,老胡一絲一毫都不敢馬虎。除了每天一遍遍叮囑外,還要組織大家對躉船和測船進行消毒,大到甲板、會議室,小到救生圈、樓梯扶手,不留死角。

不能回家的日子里,每天讓老胡感到最愜意的時刻,就是和孫子通視頻電話,看著小小屏幕里孫子紅撲撲的臉蛋,老胡眼里充滿了寵溺。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每個人都深切地體會到愛與責任才是戰勝困難最強大的動力。

馬不停蹄的老黃

5點半起床,做好早點,6時20分,黃錦鑫從家里出發了。他要去接兒子和兒媳,分別送到武漢市中心醫院諶家磯院區和南京路院區上班。他倆都是發熱門診的醫生,從疫情開始,就一直奮戰在一線。

送完兒子兒媳,7時45分,老黃就到了長江委水文中游局漢口分局測報值班,開始檢查水情分中心數據、水文測驗等工作。

黃錦鑫是漢口分局的主任工程師。自從疫情發生以來,他和老伴就全面“接管”了一對雙胞胎孫子。武漢實行交通管制以后,老黃每天又增加了一個新任務——接送兒子兒媳上下班。為了避免交叉感染,兒子兒媳并沒有和他們住在一起。而且他們上下班沒個準點兒,最多的時候一天要跑五六趟,很多時候還得在后半夜接送,老黃很難睡個囫圇覺。

兒子一家的后勤保障,對年近60的老黃來說已經不輕松了,但這還只是他每天工作的一部分。武漢“封城”以后,家在外地的職工不能返漢,他主動承擔了假期里的測驗工作,并和同事施湘容共同承擔分中心的報訊值班工作。

從自己家、兒子家、醫院到單位,老黃馬不停蹄,像陀螺一樣不停地轉。“我和兒子、兒媳都是黨員,現在是戰時狀態,關鍵時刻要頂得上,不能掉鏈子。”他說,雖然知道“戰場”危險,擔心孩子們的安危,也心疼他們太辛苦,但國家有難,義無反顧。

(本報記者 蔣菡 本報通訊員 龍云海 楊杰 戴永洪)

責任編輯:劉霄
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:
广西11选5 新巴尔虎右旗 | 垦利县 | 大庆市 | 陇川县 | 贺州市 | 南溪县 | 衡南县 | 玉树县 | 龙州县 | 宜良县 | 民权县 | 平顶山市 | 垦利县 | 阿坝县 | 宣汉县 | 崇左市 | 阿克陶县 | 天津市 | 江山市 | 保靖县 | 伊金霍洛旗 | 临湘市 | 桑植县 | 文山县 | 津市市 | 石屏县 | 黔西县 | 建平县 | 曲阜市 | 辽阳县 | 乳山市 | 靖远县 |
微信掃描二維碼,關注長江水利網